十 情敌

作者:瞳瞳糖 | 发布时间:2017-11-03 23:24 |字数:4554

    哗——

    因为小家伙出乎意料的一句回答,在场几乎有大半人轰然倒地不起,没倒的也全都傻掉了。

    我也瞪大了眼睛,一动不动地怔在原地。脑海里一片混乱不堪。

    天啊!

    不,不会吧?

    为什么……

    为什么这,这个小家伙她……她竟然会帮我,竟然会帮我这个曾经欺负过她的人?!

    娘啊!

    难不成是我今天出门遇仙——啊,呸!真遇仙的话我怎么可能还会在这里?

    那么……

    该不会是这小家伙得了什么临时失忆症或吃错什么药了吧?

    目光柔柔地停驻在那具瘦小的身体。我的眼前突然变得一片模糊——

    岳儿……

    不,子岳……

    这个身体的主人,会是你吗?……

    “岳儿,你,你在说什么?”

    那个叫歆儿的女孩子明显吃了一惊,随即松开了正扶着老太太的手,三步并作两步跳到小家伙跟前。她再次伸手用力握住小家伙的肩膀,脸部的表情煞是精彩绝伦。“岳儿,你确定你没事吗?”

    小家伙抬头看了她一眼,轻轻摇摇头,不动声色地从她的怀抱里挣脱出来,仍旧不发一语。

    “岳儿……”我轻轻开口唤她的名字,很温柔的口吻,能感觉到她的整个身体蓦地一抖,却没动。我又慢慢地朝她走近几步,轻轻握起她的手,柔声询问:“你的手受伤了。我带你去看大夫,可好?”

    小家伙飞快地抬起头看了我一眼,咬着唇,没说话,一双明亮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却不知道是在想些什么。不过,令我欣慰的是,她虽然沉默,但却始终没有挣开我握着她的那双手。

    看样子是同意了!

    我见状便轻轻拉着她,转身朝太奶奶所在的位置福了一下身,轻声问道:“奶奶,我先带岳儿去看大夫,可好?”

    这一次,老太太没有立刻答话。她一脸若有所思地看看我,又转过脸瞅瞅站在我身边的岳儿,许久才终于点头答应:“你们去吧!”

    心下突然一喜。终于可以离开这个鬼地方了!

    我一手拉着这个叫作“岳儿”的小家伙,一手扶住一直跟在自己身后的丫鬟菱儿,转身正准备带岳儿去找大夫。孰料,那个刚才听起来无比动听而此刻听起来却是无限刺耳的声音突然再一次响起了—

    “寇湄儿,你给我站住!”

    虾米?!

    前脚刚跨到半空中,我就被这个略有些熟悉的名字给定在了当场。

    湄儿?

    貌似刚才老太太就是这么叫我的……那么,寇湄儿,这个人又是谁呢?难道……这就是我在这个世界的全名吗?——HOHO,谢天谢地,我终于知道自己现在的名字了……(某人满泪纵横中)……实在是不容易啊……

    呃!

    等等!

    我的名字叫什么来着——

    寇湄儿?

    寇湄?

    这个名字好像很熟悉哦!

    寇湄,寇湄,寇……

    啊!

    脑海中灵光一闪,我想起来了,该不会就是那个有名的秦淮八艳里的寇白门吧,那个“丛残红粉念君恩,女侠谁知寇白门?”的寇湄……我的乖乖,不会吧,难道我是穿成她了?!

    我的上帝!不会那么巧吧?

    (某媛沾沾自喜中~)

    哇噻!

    真是太棒了!

    秦淮八艳哎!要知道,那可是历史上有名的大美女群体啊!

    老天!

    (某媛迅速摸脸)

    我——洛媛儿何德何能,竟然也会有今日!

    (两只眼睛里的星星无限闪光ING……)

    竟然穿越成为绝世大美女……

    倾城倾国的美女……

    哇咧,真是赚翻了!

    那么—

    照这样看来,这里应该就是明朝了吧?

    嘿嘿,貌似这也是个穿越的高峰地儿啊……想人家一回到明朝就当了王爷,而我则是到现在为止,还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个什么身份……

    唔,等一下!

    记得刚才那些人叫我少夫人,那我岂不是已经……那么这里……难道就是……那个朱什么……对了,那个叫什么朱国弼的宅邸?

    完了!

    在我的印象中,这位以侠义艳情而着世的金陵名妓—寇白门的结局似乎并不好。据说她是在十八岁时嫁给了南明朝廷大臣朱国弼,当时婚礼空前盛大,五千名手执红灯的士兵从武定桥沿途肃立到内桥朱府,也可谓风光一时,不过后来却受到朱国弼“骗婚”冷落。待清军南下、南明灭亡之后,因为朱国弼投降清朝被囚到北京,白门又筹措了两万两黄金,为朱国弼赎了身。之后白门拒绝了朱国弼的重修旧好之意,单身回到金陵,又从扬州某孝廉韩生,后为韩生所弃,复还金陵,最后不幸流落乐籍病死。享年估计不到三十岁。

    唉,有道是“自古红颜多薄命”!

    史书上记载的秦淮八艳几乎个个都以悲剧收场,难怪人们常说“天妒红颜”,现在想来,或许就是这样的意思吧……

    想到这里,我自顾自地摇头苦笑,轻轻叹了一口气。希望自己现在扮演的这个角色不会重倒历史覆辙。

    “寇湄儿,你给我放开岳儿!”

    见我停在原地一动不动地只顾发呆,那个叫歆儿的女孩子迅速冲了过来,用力将岳儿拉离我身边。我被她这突如其来的举动一吓,这才得以反应回神。晕倒,我怎么会突然跑去胡思乱想了呢,完全忘了这里还有一个大麻烦。唉,差点就忘了这出了!

    “哼!坏女人,你到底想把岳儿带去做什么?”眼前这个叫歆儿的女孩子紧张兮兮地把岳儿小家伙拉至身后,将自己的全身都护在小家伙前面,仿佛一旦把其暴露在我面前,我就会对她做出什么不堪的事情来。

    可……可恶!

    这还有没有天理啊?!真是好心当成驴肝肺!

    带她去做什么?

    我还能做什么,当然是带她去看大夫啦!不然还要怎样?

    哼!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你以为我还是以前那个“虐待狂”啊……

    越想越气,我懒得回答她的问题,直接扔给她一个冷眼,意思是“你说呢?”

    “哼!你这个坏女人又想趁此机会折磨岳儿了是吧?”歆儿见状立刻带着岳儿倒退两步,开始冲着我指手划脚起来:“寇湄儿,我警告你,你不要再在那里惺惺作态了……你想以这种方式来博取表哥的心吗?哼,你别做梦了……”

    表哥?

    这又是哪个虾米?!

    难不成……就是那个什么朱国弼?

    唔,不知道那个人模狗样的家伙长了一副什么鬼德行……

    嘿嘿,值得期待ING……

    “……因为表哥他不喜欢你,你就转过来欺负岳儿,还把她折磨成现在这个样子……”那个刺耳的尖尖细细的嗓音犹如魔音贯脑般,还在不依不挠地继续着,且持续钻入耳朵。“你这个女人到底还有没有一点人性啊……我实在是想不通,这世上怎么会有像你这样如此狠毒的坏女人……”

    嘁!想不通就别想呗!

    本来就没人要你想这个,万一到时候一个不小心想成傻子了那可就得不偿失啦……

    我猛地朝天翻了一个白眼,在心里暗笑着反驳道,却没有当面说出口。虽然这家伙说得话不太好听,但是我并不想在这里和她吵架,确切地说,我是不想在老太太和岳儿小家伙的面前与她公然为敌。因为我那已经去世的奶奶以前一直都不喜欢我和妹妹们吵架,而我现在也不想再做那些会让奶奶伤心的事情了—虽然眼前的这个老太太只是长得跟奶奶比较相像而已,但是——

    只要我还在这里一天,只要我还活在这个世上,那么,我就一定会把她当成自己的亲奶奶一样对她好的……

    我表现出的这种淡定态度在此刻显然是出乎大家意料之外的。估计那些人原本是认定我们两个人铁定会当院对骂,搞不好还会腿脚相向,有几个甚至已经站在旁边做好了拉架的准备。但事实证明,我只是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目光淡淡地注视着眼前那个喋喋不休的女孩子,连嘴唇都没有开启过。令人大跌眼镜。

    不过,我的此番淑女形象也由此获得了老太太一个极为赞赏的目光,顺带也打消了那个歆儿的强烈战斗力。在老太太微怒的脸色下,她终于停止了过激的辱骂,改用一种敌视的眼神恶狠狠地瞪着我。那种感觉有些熟悉的眼神,我以前曾经看到过,是对情敌才有的。

    眼前这个叫作歆儿的女孩子,大概……是真得很喜欢她的那个所谓的什么表哥吧……只是,她表哥跟我有什么关系,这家伙干吗用这种眼神看我,难不成……她喜欢的那个表哥喜欢的人是我……的这个前世?!

    嘿嘿,应该……不可能吧……

    这时候,老太太又再次发话了:“歆儿,把岳儿交给湄儿吧,让她们两个去看大夫,你陪我回佛堂念经。”

    那个叫歆儿的顿时瞪大了眼睛,一副不敢置信的样子,连说话的声音带明显得带了几丝颤抖:“奶奶,您,您怎么能就这样随随便便地把岳儿交给这个蛇蝎女人?难道您就不怕岳儿……”

    蛇蝎女人?

    妈的!这……这女人竟然骂我心如蛇蝎?有没有搞错啊?!像我这么美丽大方,这么端庄贤淑,这么活泼可爱,哪里有一点点地方像那种毒妇啦……(某糖:呕~)

    眼看着从四周投射过来的那种异样的视线,我心里愈加火大。

    真是可恶至极!

    娘娘的,士可杀不可辱!

    去他的礼仪气质,去他的优雅风度,我实在是忍无可忍啦——

    “喂!”

    我冷冷地出声打断了她的“滔滔不绝”,淡淡地反问道:“你这家伙到底是谁啊,在这里啰哩啰嗦地讲了一大堆根本听不懂的人话,难道不觉得惹人烦么?”

    女孩子闻言顿时瞪大了眼睛,里面满是惊叹的疑问,嘴巴半天合不拢。过了好久,那两片已然僵硬的上嘴唇和下嘴唇才得以一碰,蹦出来四个字:“你说什么?”

    我淡淡一笑,维持着淑女风度。“我是说,你这样和泼妇骂街有什么区别?”

    那家伙脸上的表情立时巨变,眼睛凶凶地往外一瞪,样子和水塘里的青蛙有得一拼。“你竟然骂我是泼妇?!”

    我心底暗自一笑,表面上还是淡淡的,无所谓地耸耸肩:“这好像是你自己承认的。我可没说过。”

    “你……”她气急,眼睛凌厉地瞪视着我,却一下子说不出话来。半晌,她突然换上了另一种表情,带点幸灾乐祸的味道,“表嫂,我劝你还是不要再装了,再装表哥也不会喜欢你的……”

    我本能地白了她一眼。

    她表哥喜不喜欢我关她什么事情,当然,更加不关我什么事情,我连那个人是哪根葱哪颗蒜都不知道……啊!

    STOP!

    不对!

    她刚才叫我什么来着?

    不是湄儿,也不是寇湄儿,而是……

    表嫂?!

    天啊!

    表……表嫂?

    那岂不就是说……

    她口中的那个表哥就是我丈夫?!

    额滴神啊!

    这也太……太不可思议了吧……

    “怎么样?我说对了吧!”见我脸色巨变,她立马又变得洋洋得意起来,“哼,其实表哥他啊,最喜欢的人就是……”

    “我不认识你!”望着面前那张颇有些自鸣得意的脸庞,我突然在一瞬间忆起了自己的初衷,而后陡然回神,冷静地开口打断了她接下去想说的话。“还有,我也不认识你的什么表哥……”——开玩笑,我又不是这具身体原来的本尊,干吗要在这种地方跟这种神经病为了那个什么表哥喜欢谁的问题吵架啊,简直是有辱我的淑女形象。那男的爱喜欢谁喜欢谁去,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我还巴不得天天别和他见面呢。

    此话一出,在场所有人又一次全体倒地。一个个瞠目结舌,当风石化。

    而最诡异的就是我自己,那原本似已痊愈的后脑勺伤处此刻竟然又一次开始微微地刺痛了。怎么回事?刚才明明已经感觉不到痛了啊,难道……那只是表面现象,现在又要重新发作了吗?

    “你……你什么意思?”那个歆儿显然不信。

    后脑勺的伤痛又开始一点点地自全身蔓延开来。

    可恶,又来了!

    我咬紧牙关,艰难地吐字:“我就是这个意思……”

    好痛……

    我的头,越来越痛了……

    “小姐,你怎么了?”离我最近的菱儿首先看出了我的不对劲,急急地追问道,“你的脸色好苍白啊……”

    “湄儿,你怎么了?”这句话是老太太问的,她大概也看出了我此刻的异样。“你刚才到底在说什么……”

    “我,我不知道……我不认识她,我也不清楚她说的那个表哥是谁,这里的每一个人,我都记不得了……我的后脑勺好痛了,我好像根本记不得以前的那些事了……”我死死地用双手抱紧了头,那种仿佛要被撕裂般的痛楚再度清晰地浮现出水面。“……我记得奶奶,我只记得奶奶……不,还有,我记得岳儿,我也记得岳儿的……可是,可是其他人,我真的……真的一点都想不起来了……”

    “小姐!你……你在说什么啊?”菱儿在一旁险些落了泪。

    “我,我……”

    话还没说完,头痛又一次加剧,眼前一黑,我再一次昏了过去……

    “小姐!”

    “湄儿!”

    “少夫人!”

    “少夫人……”

    “嫂子……”

    在失去意识前的一霎那,我仿佛又看到了那张自己最想看到的脸庞,我微笑着朝他伸出手去,眼泪也不由自主地滑落脸颊——

    子岳,我好想你……

    **********

    2008.3.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