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学生会,怪人窝

作者:李写意 | 发布时间:2017-11-03 21:03 |字数:4938

    “我为什么要去学生会那种无聊组织,不去。小爷很忙。”程昕摇头在寝室的床上打滚。

    安宁和陈墨两只都压在程昕身上,对他进行惨无人道的揉搓,“去啊,去啊,学生会有很多好处的,你只要一人得道,全寝升天。你以为人人都能入学就可以加入校学生会?!还不是因为你榜首的入学成绩和优秀的军训表现,才有这个机会的。”

    “那种地方杂事超多,又官僚作风严重。我最腻味这种学生干部,不要,我要过一个好玩儿的大学生活。再说篮球部的训练会很多,没时间,不去。”

    “我打听过了,如果是联赛形式的官方比赛,学生会的干部是可以请假的。告诉你,参加学生会有额外的加分,奖学金会多出20%哦。”安宁一脸星星眼。

    “可这跟我有什么关系?”程昕不知道为什么安宁和陈墨总是详细给他灌输奖学金的数目。

    陈墨伤心欲绝的怒指,“当然有关系,难道你还没有努力去赚奖学金,然后请我们吃光的觉悟吗?!”

    程昕觉悟了,原来这两个家伙已经把自己预定为下学期的饭票,无耻啊无耻。无耻二人组丝毫没有害羞的自觉,已开始计算如果多出额外奖励部分,则下学期伙食可每月增加肉菜12次。听到这个数字,徐励踩着凳子,拉着程昕的手拜托,“四儿,请你务必要拿一等奖学金,而且,去学生会当牛做马吧。”

    就这样,程昕被其余三人押送到学生会办公室门口,眼含期待的被一脚踢了进去。抬头,就看见林挚笑钦钦的坐在椅子上,一副我等你好久的样子。

    为什么这个家伙也会在这里,程昕忽然有一种又被陷害到的警觉。

    程昕本能的选择了一个距离林挚最远的对角线位置,随时准备见招拆招,房间里陆陆续续又来了几个同学,大家仅是微笑点头,各自找到位置坐好。程昕假装拿出手机打游戏,低头用眼角偷瞄坐在四周的同学。

    坐在最靠近主席位置的是一个男生,戴着眼镜,表情拘谨。程昕偷偷瞄眼他的衣服,哇塞,ESPRIT的T恤,皮带腕表(距离远看不清品牌),很熨帖整洁的分头。坐在靠近主席位说明这个人的野心很强;ESPRIT本来就是一个迎合虚荣的品牌,昂贵且不实用,又不如耐克阿迪那么街风,说明他虚荣闷骚;有手机还额外带腕表,喜欢强调权威;熨帖整洁的头发力图想给他人一种整洁、干练甚至优雅绅士的外型,不过太着力,已经有几分卖弄的味道。说白了,这个小分头是个对权力和yu望都很向往又拼命掩饰的人。程昕默默给这个人起了一个闷骚男的外号。

    坐在闷骚男斜对面,靠近入门处是一个女生,白白的皮肤,有着一双圆润且美型的眼睛,身上是纯白T,蓝色小裙子,长发自然垂下来,乖巧可爱型。此时她正在认真微笑的倾听着身边大个子男生的问候以及闲聊,她的手指一直摆弄着自己的发梢。程昕偷偷擦下自己手心的冷汗,杀手级人物啊,外表乖巧、内心邪恶的代表。坐在靠近门而且居中的位置,说明她内心比较有主见,喜欢观察别人轻易不会听从他人看法。表面上好像她跟旁边的男生相谈甚欢,但她的手指出卖了内心的无聊和发泄。即使不喜欢,也会露出欣赏并且顺从的表情,这不和自己是一类人了咩。程昕再次默默流汗,给这个小鹿一样的女生在心里起了一个杀手女的外号。

    杀手女的旁边坐着一个高大鼻音很重的男生,头发很油,正在极力吹嘘自己在高中时的学生会成绩。这个男生的身体整个都对着杀手女;一只胳膊搭在杀手女的椅背上,另外一只搭在桌子上短促有力的做手势。从程昕这个角度可以非常清楚的看到,他的两条腿都打的很开,几乎成直角的正对着杀手女。程昕几乎倒抽一口冷气,这个男生自大、自恋,向往权力和力量,但又冲动好斗,这种头脑的人呢怎么会进到学生会来的?!在程昕看来,他不太重视外表,却喜欢盲目的展示着自己的雄性魅力,仿佛一只开屏的孔雀般胡乱散发着荷尔蒙。两只胳膊成半包围状态,说明对杀手女的zhan有欲,而大腿张开的坐姿,更是把自己的重心和yu望直接对准杀手女,恐怕这个时候他脑子里想的全是怎么在床上折腾杀手女的事儿,赤裸裸而且不自知。程昕觉得他会在杀手女这种级数的人面前死的很惨,默默为他悲泣的起了一个“种马男”的外号。

    种马男的斜对面,围绕椭圆会议桌的斜对面,在靠近角落里的地方做了一个男生,此刻居然拿出一本英语杂志在看,头垂的非常低,几乎要埋进杂志里。选择面对门口,身子在角落里的男生防御心理一定很重,而且居然会看英语杂志说明他更容易相信所谓权威而非自己,喜欢推理且缺乏决断能力。程昕偷偷翻了个白眼,觉得这就是一个孤僻沉默但会坚持自己意见且谨慎的“书呆男”。

    果然,学生会没有一个人是正常的。程昕有种挠键盘的yu望,我不要和这些很神经的非人类在一起变成非人类物种。

    程昕借着余光,沿着书呆男的头顶,就看见依旧一身白衣的林挚。切,又是白衣,穿一身白的男生很矫情的,做作、恶心、自恋、变态!!!这个时候程昕完全忘记自己其实原来也打算买一身白。坐正对主席的位置,说明对权力的极端渴望,而且对自己极大的自信,并且宣告着夺权的意味,自恋男!!!做事不留余地,狠绝凌厉,喜欢追求权力和结果,哼。

    程昕的偷窥就被林挚抓了个正着,林挚对程昕龇牙一笑,程昕立刻翻了个白眼假装继续打游戏,其实心里已经开始扑通扑通的狂跳不止,这厮不会又想什么阴损的主意陷害我吧……,程昕同学全神贯注陷入深思当中,居然连主席和部长们什么时候到都没有注意到。直到一只手摸他的头顶,才惊醒。

    “哇,好可爱,好正太,好想捏捏看。”一个头发烫的卷卷的女生正在努力拨乱程昕柔且松的短发。程昕觉得自己满眼全是黑色竖线,这是什么?学生会第一课——被高年级学姐xing骚扰?!!

    门口站立的几个男生都一脸无奈的看着自己,当然也有不少人在表情诡异的忍笑,让人觉得毛毛的。

    “薇薇,你别吓坏新生,小心他们过早知道你的本性会跑掉,你就没得玩儿了。”一个带着眼镜的男生似乎在警告着什么。

    卷发的薇薇女王样的“切”了一声,用一根手指挑起程昕的下巴,“来,乖乖的叫声薇薇姐听看看,以后姐姐罩你哦,不然的话,哼哼哼……。”薇薇女王的眼睛似乎眯了眯,从鼻子里挤出几声威胁。

    装乖本来就是程昕的本色表演,于是他乖乖睁圆自己的小鹿眼儿,“薇薇姐。”

    女王薇薇发出一声短促的尖叫,“真人太可爱了。H大我好爱你,居然收进来这么卡哇伊的正太弟弟。以后姐姐一定会给你找个好人家的。”说完干脆用两只手在程昕头上乱扑,程昕一面向后躲,一面余光瞥到杀手女兴奋激动的表情,眼角处简直有电光弧在飞跃……(她干嘛也这么激动——程昕倒地前的一丝疑惑。)

    “咣当”一声巨响,程昕不断向后的躲避终于成功的把自己倒翻在地板上。在众人的吸气当中,女王的薇薇的短促尖叫中,程昕天旋地转的、狠狠的砸到地板上,伴随着短暂的眩晕。

    然后,他觉得自己被人用力的抱着从地板上扶起来。

    忽然间,整个房间一点声音都没有了,所有人都在石化状态。

    程昕回头刚想说谢谢,却发现几乎从后面抱着自己的人是林挚,到嘴边的谢谢又咽了回去。可是大家的表情为什么这么诡异,他和林挚的那点梁子应该还没闹到众人皆知的地步吧,程昕不得其解,而林挚也觉忽然觉得气氛太莫名其妙了。

    众多学长一脸无比同情的看着他们两个,其中有两个人的眼光简直是隐含着泪光的闪动,有点同情、有点解放还有点幸灾乐祸。而当中站着的两个学长则一脸苦大仇深的无奈,仿佛送人临刑前的那种痛苦的表情,其中一个问旁边的人,那声音是从牙缝中挤出来的,“关平,我不是再三、再三叮嘱你,今年学生会干部里,第一绝对不要女生,第二绝对不要帅哥。你怎么给我找的人!!!”

    关平也是一脸恐怖的表情,“我也不知道,我真的告诉海鹰不要挑帅哥和女生,我特别强调过的。”

    胡主席怒目的看着那个在旁边一脸幸灾乐祸的男生,“周海鹰!”

    周海鹰却看着目光炯炯的女王薇薇,对主席低声告密,“涛哥,这我也没办法,这两个从入学就风头太劲,是花痴帮钦点的。再说只有以毒攻毒,我们才能解脱,也让新人们锻炼锻炼吧,你想想我们这两年的遭遇……。”

    胡主席似乎倒抽一口冷气,同情的看着程昕和林挚,用力揉揉太阳穴,仿佛默认了什么,挥手让大家坐在椅子上,简短的说,“都坐好吧,大家先认识一下。”

    这番风暴,很雷很石化,一众新人心头似乎都涌起不详的预感,尤其以程昕为首。

    女王薇薇指着程昕说,“主席大人,别的我不管哦,这个弟弟肯定是我们文娱部的人。”

    关平连忙制止,“余薇薇,你别胡闹,程昕同学是周海鹰为宣传部挑的人选。欧阳晓莉才是你们文娱部的干部。”

    余薇薇眼睛眯了眯,阴森森的问,“周海鹰同学,你,真,的,需,要,程,昕,弟,弟么?”

    周海鹰立刻摇手,“哪里哪里,薇薇姐你先挑就好,我们宣传部,随便什么人都能干。”他仿佛生怕慢了一步就惹到什么的表情。

    余薇薇一脸得意。胡主席翻开资料继续反驳,“薇薇别胡闹,欧阳晓莉钢琴八级,而且还会古筝和舞蹈,这种人不进文娱部纯浪费。程昕同学简历的特长写的是素描和国画,他进宣传部才能发挥作用。程昕同学,你会什么文艺表演么?”

    程昕立刻机灵的摇头,“我不会。我唱歌跑调,跳舞顺拐,演小品记不住词儿,说相声打结巴,而且我不会任何乐器——包括吹口哨。”太诡异了,在这么性格乖张的女人手上,简直就是提前体验老妈更年期,打死程昕都不要和这个女人接近。

    胡润涛主席一脸你看的表情。

    余薇薇咳嗽了两声,威胁胡主席,“涛哥,今天是我们学生会新学期的第一天,你说校内闲情版的更新,是告诉大家你和关平同学近况好呢,还是介绍我们学生会的新成员啊。”

    胡主席似乎屏息了一下,然后口风急转,“那还是看新生们自己的意愿吧。”

    不好,不妙,不妥当。

    程昕在大家期待的目光中,十分流利的说,“其实,我今天来是想跟大家说,我的时间很紧张,平时篮球队训练也很重,所以我不太能胜任这个职位。抱歉,我不参加学生会。”

    不想这句话一出,所有高年级居然一起发出怒吼,“不行!你,必须参加。”喊的最凶猛的居然是一票男生,好诡异,有问题!

    “程昕同学跳舞很好啊,加入文娱部应该没有问题的。”一句话把程昕钉死在众叛亲离的逃亡路上,“我军训的时候看到过程昕的舞蹈,特别妖娆,可好看了。大家都有印象的。”

    程昕看着假装无辜的“杀手女”欧阳晓莉,却发现她正在眼睛弯弯的一脸暧mei的和余薇薇奸笑,仿佛找到组织的开心模样,难道她们两个认识?!

    看到这个情景的胡主席、关平、周海鹰等人,觉了然的发出一种绝望的叹息。他们似乎守着一个共同但是新生们并不知道的秘密。

    就这样,这次学生会新生见面会,在非常诡异的,老生无奈的,新生恐惧的气氛下,“愉快”并且迅速的完成了。

    学生会主席:三年级,测控技术与通信工程系;胡润涛。人称涛哥,胡主席。

    文娱部长:三年级,经济管理系,余薇薇。人称女王薇薇姐,特长撰写并组织校内网闲情专栏,粉丝众多。

    宣传部长:二年级,电气工程系;周海鹰。梦想——自己的名字永远不再出现在闲情版面。

    组织部长:三年级,动力工程系,关平。老好人,深受余薇薇荼毒,与胡主席是H大闲情版榜首官方CP。

    学习部长:二年级,电气工程系,秦飞。才子,梦想是永远摆脱余薇薇。和周海鹰是H大闲情榜第二官方CP。

    体育部长:三年级,运动系,方兵征。田径特招生,余薇薇的受害者之一。

    生活部长:三年级,材料系,白丛山。谨慎刻板,在看到众多同学下场之后,决心要考G考T出国,逃离余薇薇可视范围。

    新丁们的分配,当然主要就是余薇薇的分配。

    文娱部:正太小帅程昕,机械系。

    组织部:腹黑阳光林挚,计算机系。

    宣传部:杀手女欧阳晓莉,动画设计系。

    学习部:书呆男米林,法学系。

    体育部:种马男张阳,体育系。

    生活部:闷骚男莫昱清,材料系。

    第一次开会就是新老生的相互认识,当胡主席宣布散会后。余薇薇立刻和欧阳晓莉凑到一起,兴奋友好激动的切切私语起来。而程昕想立刻离开这个诡异且让人不安的地方,林挚和他想法一样,两个人一前一后在门口相遇,停了一下。

    程昕眯起眼睛考虑着今天这个情况——该会不会是林挚布的又一个局吧?!而恰好林挚也在怀疑,所以两只小狐狸不约而同的脚步一顿,目光碰撞在一起。

    倒抽气,寂静,目光炯炯,石化。这些诡异的情形立刻在他们两个对视的时候又出现。

    林挚和程昕回头看看,再相互看看,再回头看看,再相互看看。

    非常清楚的看到对方眼中的迷茫、震惊以及恐惧。

    两只小狐狸终于确定一件事,他们两个都落到一个共同的,自己也不清楚的,危险的圈套中去了。

    终于,面对危险的本能,他们做出了今天最正确的选择——并肩其闪,落荒而逃。而余薇薇和欧阳晓莉的尖叫,余音袅袅的成为他们两个身后的伴奏,学生会的怪人好多,两只小狐狸吓的想哭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