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激战

作者:十二属 | 发布时间:2017-11-03 20:49 |字数:4653

    “看来纪强这个人不简单那!”“天逸暗叹道。 

    不错,纪强又怎么会是个简单的人物,在父亲的熏陶下,他从小就学会了那些个同龄孩子所没有的尔虞我诈,再加上在江湖上摸爬滚打了好几年,现在的他又岂是小车这种社会毛头小子所能与之相比的。 小车虽然聪明,但这些东西,却也并不是顶个聪明的脑瓜就可以领会的。  

    “那我们还能脱的出身吗?小车小心翼翼的问道。 

    “我想恐怕不行,没想到同为一个班的同学,纪强竟然能设计了这么一个死套,来让我们钻,实在是有些毒辣,可不管怎样,我们俩恐怕都难以脱的了干系了, 哎!”想到这里,天逸不禁叹道。那纪强早就算准了,小车遇到这种事一定回来找自己,以自己的性格,也一定会帮忙帮到底,看来纪强不单单是把小车给拴牢了,同时也把我给计算了进去,好绝的计啊!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听了这么多分析,小车的心又乱了起来,大脑彻底卡壳了,自己也只能茫然的问着天逸。  

    捏了一下自己的鼻子,天逸想了一下说道:“如果我猜得不错,纪强今天仍然会收到新的信件,他也一定会大肆宣扬,然后他的那帮朋友就应该会因为这件事再一次找到你。” 

    听到这里,小车连忙问道:“这可怎么办啊!天逸,这一次你可一定要帮我啊!” 

    “放心,有我在你绝对不会有什么闪失,这个你可以放心。现在我们唯一担心的是我们必须尽快找到幕后的那只黑手,毕竟我不可能一直和你在一起,如果不幸你落单被他们拦下了……” 说到这,看到小车一脸的惶恐,天逸就将话打住了。 

    过了一会儿,看到小车面色恢复正常些了,天逸又继续说道“其实你也不用害怕,纪强再怎样也不敢做的太过分,大多半是虚张声势罢了,不会像你想的那么严重的。”清了一下嗓子,天逸又说道“我们现在手里的线索还不够多,幕后的那个人也并没露出什么太明显的破绽,所以我们现在需要的就是等,等他露出破绽来。” 

    “那要等多久啊!”小车担忧的问道。 

    天逸看到小车的脸色已不像刚才那么慌乱了,不由松了一口气说道:“不会太久的,再狡猾的狐狸都会露出它的尾巴,更何况现在他已经露出一半了……”说到这里天逸的脸上不由露出一股意味深长的笑容。“我估计,我差不多需要两到三天时间去证实我的猜测,小车,你记住,在这三天内,一定不要单独行动,基本上要保证和我在一起,这样我应该可以护住你。”看到小车一个劲的冲他点着头,天逸也终于放心了一些。  

    正在这时 

    铃…… 

    伴随着一阵下课铃,学校终于放学了,校园里的人也渐渐多了起来,而天逸呐,却在情侣们那怪异的眼光下,拖着小车,落荒的快步逃离了睡莲池。 

    学校的正门口,一圈二十多人围住了两个身影,领头一个左手手臂上纹了一只红色眼睛的人走到了两人跟前。  

    小车用手捅了捅天逸,低声说道“这个人就是狼眼。”说完便小心的躲到了天逸的背后。 

    天逸的猜测并没有错,果不其然,就在临近放学时,纪强又再一次收到了信,信件就藏在纪强的书本里,所以谁不知道信是什么时候放进去的,在纪强准备收拾东西回家时,它随之滑落了下来,纪强看完信后很是生气,纪强很生气,后果很严重,于是他立即打电话招来了狼眼他们,准备好好的教训教训那个被他用来当枪使得人。 

    “你就是狼眼?”天逸问道。 

    狼眼看了看天逸回道“不错,道上的人抬举,是这么称呼我的。”紧接着又反问道 “你又是谁?”  

    狡黠的一笑,天逸回道“我是谁?大名鼎鼎的狼眼哥不会不知道吧!”看了看狼眼,天逸又说道“纪强难道没说什么?” 

    听完这话,狼眼有些个恼怒,吼道“TMD,让你说你就说,少他妈给我装蒜!” 

    看到狼眼有些恼羞成怒,天逸指着背后的小车,正色的对他说道“小车的事,我不管也管了,你和纪强怎么商量的,我不管,但今天,小车我是护定了。”说完对着狼眼狠狠的瞪了一下。 

    看到天逸这么护着自己,小车心里十分感动,满眼冒着星星的看着天逸,一脸的崇拜样。  

    可天逸却有苦自己知,原本自己是绝不愿搀和进这种事情的,但对方的目标又是自己最好的朋友,而且对方明显又是要故意陷害小车的,自己若表现的不强硬些,就不能让对方心生些顾忌。自己没法,也只得赶鸭子上架,头一回的表现出点气势来,希望能够镇的住对方。 

    听到天逸这么狂妄的对白,除狼眼外的二十多个小混混顿时炸起了窝,“臭小子,你算什么东西! 敢这么和狼眼哥讲话,不要命了。”,“你信不信我把你砍成99个花样来摆,我再让你狂!” ……而狼眼在听到天逸的这番话后不禁也皱了皱眉,显得很不满意。 

    咬着牙,狼眼说道:“好,你臭小子有种,我们不妨换个地方聊聊!你敢吗?”  

    “敢,有何不敢,去就去,你前面带路吧!”天逸傲然的回道。

    就这样,在狼眼的带领下,一众近三十人来到了一个废弃的厂房里,这里原本是加工生产肉类食品的工厂,但因为效益不好,最后倒闭了,剩下了这么一个大厂房也没人愿意来买,于是时间长了,也就荒废掉了。今天狼眼将天逸和小车带到这里,很明显是没有打算轻易放过他俩了。  

    “荀天逸,我听说过你的名字,但我没想到你小子那么有种,既然你一定要护着小车,今天我也绝不会轻易的饶了你。”说罢,狼眼回头向后面自己的那帮人使了个眼色,只见狼眼身后的的混混们,从背后纷纷拿出了西瓜刀,铁棒等武器,而狼眼却从兜里掏出了一个精钢拳套来,戴在了自己的双手上。 

    看到对方掏出了武器,小车不由神色大变,脸上不免露出了一丝恐惧,天逸表情也凝重了起来,暗暗催动意念分散到了自己的身上。 

    从上次和楞头一战之后,天逸自己就在刻意的练习着自己的意念力,因为自己并不知道什么练习的方法,所以意念力并没有什么实质的进展,但额外的收获还是有的,之前天逸只能调动意念力到自己身上的某一处,而现在,他却可以轻松的同时将意念力分散到身上的各处,从而极大的增强了对意念力的使用效率,使得战斗力倍然增加。  

    随着狼眼喊了一声“上”,其他的混混纷纷冲了上来! 

    示意小车躲到桌子后面,天逸奋然迎了上去,那极快的速度使得天逸如同一道白链一般冲入了人群里。在二十多人的围攻情况下,天逸果断的选择了人群中人最少的薄弱环节,只见天逸迅速的窜到了一个手拿铁棒还没有来的急反映过来的的小混混跟前,猛地一弯腰,双腿注入大量的意念力,整个身形犹如一颗出膛的炮弹一般,砰的弹向了那个小混混,那位混混兄刚看到一个人影闪到自己跟前,只见地上崩出一阵土尘,紧接着自己的胸口就传来了一阵剧痛,双眼一翻,晕了过去。  而其他小混混看到对方先声夺人,第一个照面就解决了自己的一个弟兄,纷纷咬牙手拿武器,将天逸重重围了起来,这却正中了天逸的下怀,原本凭借自己的力量收拾掉这帮人是没有问题的,但总要费一翻功夫。  

    而此时自己先声夺人,就会使的对方心生芥蒂,再引得对方将自己围起,因为对方都是长形武器,对方心里势必会因顾忌伤到自己人,下手迟缓,天逸正可利用这个时机乱中求胜。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七八把刀纷纷砍向了天逸,而早已清楚看到刀棍走势的天逸,猛一俯身,躲了过去,然后看准一人手腕顺势挥拳,只听拳头带着呼啸声,砰的一声打在了那人手臂上,随着哐啷一声响起,那人的铁棒落到了天逸的左脚边。天逸左脚勾起铁棒巧力一带,铁棒夹挂着风声狠狠的咂在了旁边一个小混混脸上,之后又奇迹般的落回到了天逸手里。  手拿铁棒,天逸凝神运劲,将自己的意念力以极快的速度带动到自己手拿铁棒的的右手上,右手青筋爆出,骨骼咯咯吱吱的一阵爆响,一团红光包裹住了天逸的右手以及手上的那根铁棒,看到刚才被自己抢先打到的两个人口吐鲜血,天逸竟有了一丝嗜血的冲动,双眼闪出了一道寒芒,犹如炼狱来的恶般鬼死死的盯着周围的那些人。 

    在天逸那嗜血的寒芒下,混混们不禁退后了一步,趁此良机,早已经准备好要进攻的天逸,带着自己的一道虚影,以一个奇怪的动作急窜到了这批人的跟前,抡圆了铁棒,呜的一声挥了出去,夹杂着风声,只听“叮叮哐哐”一阵乱响,被铁棒蹭到的刀棒无不断成了几截,还没等反映过来,众人只觉身上一阵剧痛,砰砰砰砰,铁棒棒棒到肉,狠狠的打在了众人的身上。那是分筋挫骨的疼痛,疼痛直接截断了众人神经与大脑的联系,只见天逸疯狂的挥舞着铁棒,身影浮动,每一棒都有人一声不吭的倒下,口里吐着鲜血。只过了不一会儿,整个厂房里,就只剩下了三个人还依然站在那里,天逸,小车,以及已经愕然站在那儿目瞪口呆的狼眼。 

    狼眼并不是不强,也并不是不狠,相反,过了近十年江湖生活的狼眼在圈里是出了名的暴虐,不说这倒下的二十个人的任何一个人,就是随便挑出五个来,狼眼也有自信自己能接的下来,可天逸那近乎疯狂的表现,现在却深深的印在了狼眼的心底,那是发自于内心最深处的恐惧,那是狼眼对于那未知疯狂的恐惧,不管怎么说,狼眼怯懦了,他在天逸那近乎变态的进攻下深深的感到了自己的渺小,好笑的是自己刚才竟然还要教训人家,看着天逸一步步的向自己逼来,狼眼忍不住后退了两步,苦叹道“真是搬起石头咂了自己的脚。”  

    天逸的身影在一步一步的走向狼眼,那阴冷的目光和天逸手上那忽隐忽现着的红光交相呼应着,看着地上那二十多个平时和自己在外喝酒打架的兄弟,那本不应该出现在狼眼身上的,对于死亡的恐惧感,迅速的蚕食着狼眼那已经多次染过鲜血的灵魂,狼眼剧烈的颤抖着,结结巴巴的说道:“你……你……你想干什么?”  

    天逸笑了,他第一次真真实实感受到了那掌握人生死命运的快感;天逸更加爽朗的笑了,他终于触摸到了自己灵魂中那潜藏了八十一次轮回的唳气与霸气,虽然他现在并没有真实的回想起些什么,但那自远古而来自己就拥有的那天上地下惟我独尊的气势,却开始了对天逸那享受安逸不思进取的性格的改造,使他能向一个他所独有的那追求天地至理的方向发展着  随着气势的膨胀,天逸的身上正在发生着一些变化,那双原本没有什么神采的眼睛,此时却显得更加的深邃了,并同时透着一股子的寒光,而头上的乌发,也顿时暴涨了近十公分,最后那左手手背上的睡犬,也在那改造下缓缓的睁开了那如宝石般的红色的双眼。 

    “我杀你,很容易,哈哈哈哈!”天逸狂放的笑着,一点也不在乎狼眼脸上所现露出的那巨大的恐怖。 

    “你是人?是鬼?”狼眼颤抖的问道。 

    “人,当然是人,不过是一个你所无法想象的强大的人。”天逸自傲的说道,看了看狼眼,天逸点指着,又说道“放心,我不会杀你,你那些个朋友我也没杀,你们罪不该死,我还没有那么嗜血,哼!” 

    “是,是,是,好!”结结巴巴的狼眼,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天逸想了一下,说道“今天我就饶了你,回去告诉纪强,他的想法我一清二楚,不要在我面前耍花枪,他还不够资格,叫他以后少给我找麻烦,另外,我说过,小车的事,我接下了,告诉他,我会给他一个交代,我们河水不犯井水,各走各的路,记住了吗?”  

    狼眼听罢,连声称是,擦了擦汗,终于放下了心中的大石,看着天逸满目的寒光,暗想到“我不该叫狼眼啊,他才是真正的狼眼呐。” 

    躲藏了许久的小车,这时已从桌子后面走了出来,小心的对天逸说道:“天逸,我现在碰你,没事吧?”天逸的突变也让小车忌惮不已。

    看到小车这般小心翼翼的说话,天逸不禁嗤的笑了出来“臭小子,我还是我,安啦!走吧!戏都看完了,还楞在那儿干吗?”随即看了看表,天逸的表情突然变得十分凝重,严肃的对小车又说道:“坏了!”  

    小车也是一愣,回道:“什么坏了?” 

    “快六点了。”天逸说道。 

    “嗯?”小车一头的问号。“怎么?” 

    “蜡笔小新快开演了。”说罢,天逸头也不回的跑出了旧厂房。 

    “你小子耍我……看我不把你打成满头包!”知道自己被耍的小车,紧跟着追打了出去。  

    看着满地的伤员,狼眼不禁苦笑不已,自己今天可真是撞到钉子上了,赔了夫人又折兵,自讨苦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