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我恨你

作者:大笨鸭 | 发布时间:2017-10-15 00:45 |字数:3209

    “对不起,慕容总,南宫晓柔她是新人,所以不太懂规矩。要不,我现在赶紧给你换个人,保准让您满意。”经理一把将坐在真皮沙发上的南宫晓柔拽起,朝着一直慵懒的坐着的慕容靖和道歉,她做经理那么多年,什么样的人没见过,但是像慕容靖和这样的窥不透的这般的危险的男子,她一时还真是吃不准。

    端起一旁的浅黄色液体的威士忌,慕容靖和没有说一句话,只是轻轻的拧开酒瓶,缓缓的将那浅黄色的液体的威士忌倒进一旁的空酒杯。那浅黄色的液体在昏黄的灯光的映射下,越发的闪动着丝丝的危险的气息。端起酒杯,慕容靖和轻轻的勾起了嘴角,缓缓的抿了口酒,俊逸的脸孔闪动着的神秘的气息让在座的每一个人都觉得眼前的慕容靖和是这般的危险。脸上多多少少都闪动着一丝的不安。凌风集团的那些高层更是不安,他们公关部不知道投入了多少精力和财力才有今晚的这一场应酬,为的就是可以和财力十分雄厚的Wongola公司合作拿到今年的十亿的投资方案。可是不想今晚的不愉快弄的合作的希望泡汤啊。到时候说不定他们的总裁大人还会将今晚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将责任推给他们公关部和策划部就真的是完蛋了。不过,却只有一直坐在另一边的Wongola公司的总裁欧阳若磊那俊美的脸孔上没有一丝的情绪,似乎对于眼前的这个闻名已久的冷魅总裁慕容靖和表现的阴狠没有一丝的惊讶。只是静静的端着酒杯安静的品着酒,不过那双浅褐色的眼眸却泄露了他此刻的情绪。

    拍了拍一旁的那个还有这丝丝余温的位置,慕容靖和嘴角的笑意愈发的深了,举了举手中的杯子,淡淡的说道,“经理,不用那么麻烦,竟然没有调教好,那么不要紧,我很乐意帮经理的这个忙。南宫晓柔,过来这里做好,我只是忽然不想喝红酒了,威士忌在这个时候喝起来似乎更有味道,来,这里做好。”侧过身,迎上那双一直在看戏的眼眸,慕容靖和的嘴角的笑意愈发的邪魅了起来,挑了挑眉,淡淡的问道,“欧阳先生,今晚让您看笑话了。梁助理。这里一切都交给你了。”说完,他放下酒杯,一把拽起了坐在沙发上的南宫晓柔就走了出去。

    这一切的都发生的太快,以至于在座的人似乎都没有反应过来,就已经只能怔怔的望着那已经紧闭着的门口久久的回不来神,直到那个被慕容靖和成为梁助理的男子顿时笑了笑,举起酒杯朝着众人示意,致歉的说道,“真是不好意思啊在位,我们的总裁今天可能是有些不舒服,所以实在不好意思。要不,这样,我自罚三杯怎么样?”

    一直没有说话的欧阳若磊这时候才缓缓的坐起身子,举起那杯在桌子上的酒杯缓缓的勾起了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缓缓的说着,“没关系,相比今晚的慕容总裁的确有些不舒服。”Wongola公司总裁的一句话果然比起任何的人的话都有用,这不,他刚说完,顿时气氛又回到了刚开始的那种热闹的气氛。

    一直愣在原地的经理被这一场发生的那么的突然的一切都没有回过神,忽然,她猛地转身走出包厢,拿出手机,按下南宫晓柔的号码。一丝的不安犯上了心头。她现在还真是左右的为难。琼楼玉宇自然不会为了一个做台的公主去得罪他们的大客户,可是这些做台小姐可只是陪酒,并没有要求陪客人出场。这可如何是好?看那个凌风集团的总裁似乎很不好惹,她只好交代南宫晓柔,自求多福了。

    狠狠的甩开了那只手,南宫晓柔拿出手机,扫了一眼来显电话是他们的经理,顿时脸上的不安隐了点,急忙的拿出手机,刚一接通,顿时着急的说道,“经理,您跟他说,我是不出场的。”

    “南宫晓柔啊,你要知道做我们这行的,都是会发生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情,所以机灵点,经理也只能说这么多。”说完,也不顾南宫晓柔在另一边着急的神情下猛地掐断了电话。

    “经理!!!”南宫晓柔望着那显然已经挂断的电话,那绝美的小脸上的不安愈发的深了,她没有想到经理竟然为了一个客户,要将她牺牲到这般的地步。顿时一股怒意泛起,她知道为了钱,她不得不抛开一切的尊严来到W市最繁华的最热闹的琼楼玉宇,她之所以选择了这一家夜总会,也是因为他们的是唯一的一家不需要做台公主出场,只是陪陪酒的一个条件。现在,她没有想到竟然他们这般的不管不顾。

    “怎么?高傲的公主这般的失魂落魄?陪客人出场,不是你们最想的事情,我身份不低,自然给的出场费不低,这可比你在琼楼玉宇做一次台赚得多了。”慕容靖和握紧着方向盘,嘴角的笑意敛下,眼眸的冷意愈发的深了。他斜睨着一旁的不安的南宫晓柔,看着她那眼眸里不安和难堪的情绪,他忽然觉得心情是那么的好。这几年来,每次深深的陷入在那场痛苦的记忆中无可自拔的他,今天却可以将一切的恨意狠狠的发泄在那个曾经带给他噩梦和痛苦的女人,他的心情自然是无法抑制的舒畅。好戏才刚开始,南宫晓柔。

    “慕容靖和,不侮辱我,你就不快乐么?我不知道什么样的事情可以让一个原本快乐善良的你变成这般,但是,我不相信你会不记得我南宫晓柔,慕容靖和,我是南宫晓柔。我知道我的这个职业是多么的令人唾弃,但是,慕容靖和,你不要这样说,不要句句冷嘲热讽,我不欠你什么,我做这样的职位再怎么低贱,也是靠我的双手劳动得来,我没有偷也没有抢,我不需要在这里听你的侮辱和诋毁,停车!!”南宫晓柔转过身,怒视着眼前的这个令他是这般的陌生的男子,她甚至无法将他和记忆中那张善良可爱,即使没有父母,也时刻冲着她露出灿烂的笑容地热慕容靖和重叠在一起。她生气的推开着车门,那无法动弹的车门已经上锁,她心中的怒气更加的深了。委屈和屈辱让她原本明亮的眼眸盈满了泪水。

    过去是慕容靖和一道永远无法跨过的坎,听着南宫晓柔提起的过去,他那紧握着的方向盘的手猛地收紧,忽地踩住了刹车,吱地一声尖锐刺耳的声音一落,南宫晓柔头顷刻的撞上了前方的车头,她低呼的吃痛的皱着眉头,却没有想到,这一刻,慕容靖和猛地侧过身,一把跨坐在她的腰际,原本就十分狭隘的车间顿时让两个人动弹不得。

    “慕容靖和,你起来,你到底要干什么?”南宫晓柔迎上那双暗红的眼眸,她的心不禁的狠狠的咯噔了一下,不安的情绪顿时泛起,她使劲的想要挣脱开,双手猛地将压在她身上的慕容靖和给推开,可是狭隘的车间两个人动都动不了,更别说是想要将慕容靖和给推开了。

    “双手劳动?南宫晓柔,你确定不是靠你的这具身体么?”话音刚落,慕容靖和顿时狠狠的撬开了南宫晓柔的那紧闭着的双唇,娇小的身子被他狠狠的压在身下,亚麦色的手臂紧紧的一把揽过她的纤细的腰间,缓缓的将座椅放倒,感受到身下的女子愈发激烈的挣扎,慕容靖和大手紧紧的扣住了她的后脑,唇齿疯狂的掠夺侵占。

    “慕容靖和,不要,你不可以这样的对我。”南宫晓柔望着这四周四分静谧的地方,她顿时慌了。她无助的哀求着慕容靖和,眼眸里的泪水不住的往下滴落着。她拼了命的摇着头,想要避开那滚烫的吻,却无奈于紧紧的扣住她脑袋的大手,被迫的承受着那些炽热的吻。随着那一声衣服的撕裂声,她的恐惧甚至到了极致,甚至连身子都抑制不住的颤抖。身子愈发的僵硬着。哽咽的嗓音在死死的哀求着。但是无论,她怎样样的哀求,慕容靖和那双愈发暗红的眼眸只是炽热的凝视着那身下的凝玉般白皙的身子,他原本只是想要略微的惩罚一下她刚刚的不逊,却没有想到,碰到她的身子,他愈发的停不下来。那一个个滚烫的吻直径往下,在那白皙的身子上留下了一个个艳红色的吻痕。

    忽然的侵入,让南宫晓柔唰的瞪大了眼睛,那种被硬生生撕裂的疼痛几乎让她差一点昏厥。像是硬生生的想要将她劈成两办,甚至慕容靖和不顾她此刻疼得近乎浑身颤抖着的身子,一把伸出手将她的双腿推开,近乎张开到了身子的极致。那抵在她身体里的欲望也在那一刻尽数的没入。魔鬼没有一丝的怜悯之心,纵深驰骋,放纵的攻略城池。一下下的撞击着,不管她怎么样的怎么样的躲闪,怎么样的挣扎,叫骂,甚至是哀声求饶。狭隘的车间,那一间雪纺的礼服被一点点的撕裂散落得七零八落。而男人至始至终的笔挺的西装却没有一丝的凌乱。

    被迫摇动着的南宫晓柔眼眸一片模糊,目光呆滞,在那一阵比一阵更加令人难以窒息的疯狂的冲击中,她的脑袋开始发晕,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男子达到极致的释放,直到慕容靖和瘫软的趴在她的身上,那疯狂的撞击声才缓缓的停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