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大结局

作者:艾子涵 | 发布时间:2016-12-07 03:49 |字数:2874

    戴戴独自一人回到了病房。脸上有残留的红印。陈越看着心疼,摸着她的脸:“对不起,因为我……”,戴戴有些不好意思看着陈越的父母,拉下了他的手:“没事。”

    陈越牵起戴戴的手:“戴戴,我来正式给你介绍我的父母。这是我爸爸,这是我妈妈。”

    戴戴鞠了一躬:“伯父好,伯母好。”

    陈越的妈妈过来拉住戴戴,一边落泪,一边说:“唉,我们陈越真是有福气。现在还有你这样的女孩子!来……妈……抱抱你。”

    男人免进酒吧,晓洋和青雅相对而坐。晓洋给青雅满上一杯,自己也满上,笑道:“今天我陪你喝一杯。”

    青雅拿起酒杯放到嘴边,却又放下,郁郁地:“我这半年,没少喝。什么用都没有,醒来更痛。”

    晓洋拍了拍她的手:“咱们是好女人。他们不要我们,是他们不懂得欣赏。”

    青雅苦笑道:“而且,咱们俩都输给同一个女人。我恨她!你不恨吗?你……为什么还跟她做朋友?”

    晓洋想了想,笑道:“因为我也爱她。”

    青雅惊讶地睁大了眼睛:“你!”

    晓洋哈哈地笑了:“可不是你想的那种。朋友。这辈子最好的朋友。我跟你不同,我跟她先是朋友,想撮合她跟文林,没想到把自己撮合进去了。有比我更悲催的媒人吗?”

    青雅本来的心情郁卒不堪,可是晓洋真的有让人心情愉快的本事。她笑道:“你确实够悲催的。不过,你跳出来了,不是吗?怎么跳的?教我!”

    晓洋看着她:“别恨。”

    “九年,我跟陈越九年……。为什么不能恨!”青雅一生气把酒杯拿起来,一饮而尽。

    “可是,那九年,陈越是个不会打篮球的陈越。”晓洋看着她,想敲醒她。

    “篮球?我想起来了,你送了个金篮球给他,为什么?”青雅更生气了。

    “篮球,高中的时候,陈越天天都打。而你认识的陈越,听说从来不打篮球,甚至不看篮球。”

    “那有什么关系?”青雅不解。

    “那个篮球是戴戴送的。陈越请戴戴去看他打篮球,戴戴不知道,又因为妈妈病了,没能去。陈越以为戴戴不喜欢他。篮球,会让陈越想起他是怎么失去戴戴的……你说有没有关系?”晓洋一口气把前因后果都说清了。

    青雅不再说话,倒了一杯酒一饮而尽。

    “青雅,跟你在一起的是David,不是陈越。不放手,又能怎么样?”晓洋坐到青雅一边,抱住她的肩膀。晓洋想起那场泰坦尼克后的争论:“放掉那个不爱我们的人,才有机会抓住真正爱我们的人。青雅,我们都会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的。相信我。”

    青雅将头靠在晓洋的肩上,痛哭出声。

    教堂中的婚礼肃穆庄重。新郎虽然坐在轮椅上,可是还是让人能够一眼就看到他卓尔不群的容貌气度。新娘气质古典,穿着一袭典雅的婚纱,嘴角一直挂着幸福的微笑。

    周教授担任主婚人,他站上台去开始发言:“今天,我们在这里举办一场特别的婚礼。我……周希望,很荣幸地担任主婚人。抢占了牧师的地盘,在此表示万分的歉意。不过,这是我们中国的地盘,所以,大家彼此,不要太过介意。待会儿,会轮到您的。”

    来宾纷纷开始窃笑。

    周教授继续说:“为什么这场婚礼是特别的呢?是因为我们今天的新郎新娘是一对绝症患者。”

    陈越紧张地看着戴戴,戴戴紧紧地握了一下他的手,冲他轻轻摇摇头,示意他不要担心。

    来宾已经议论纷纷。

    周教授继续说:“新郎得了卢伽雷氏病,这个病西医治不好。中医,也没有有效的方剂针剂。但是,人嘛,活着总会生病,不是这病就是那病,有病就得治,就得怀着康复的希望活着。我就是因为这个,才给自己改名希望的。我虽然不能在北京亲自给新郎陈越治疗,但是,通过和郑主任以及戴戴的合作,我们都不会放弃希望!”

    他抬头看了看陈越和戴戴,接着说:“那么,新娘得的是什么病呢?”

    周教授顿了顿,来宾们都被他的演讲抓住了注意力:“新娘的病可比新郎的病严重。简单的说呢,新娘自从十几岁对新郎一见钟情以来,就得了一种死不撒手症,症状就是除了新郎,她谁也不抓,抓得住新郎要抓,抓不住新郎也要抓,死不撒手,你们看,他们现在就互相抓着手呢。”

    陈越闻言开心地笑了,配合地举起了和戴戴紧握的手,戴戴低着头满脸绯红笑得不行。众人哄堂大笑。

    “所以,我们今天只好给他们两个举行这个婚礼。请大家用最热烈的掌声祝福他们!”

    来宾们全都拼命鼓掌。

    周教授很得意:“现在,请新郎说几句。”

    戴戴接过话筒,递给陈越,陈越伸手握住话筒:“我,首先要感谢大家来参加这个婚礼。从我十八岁爱上戴戴起,我一直梦想,但是从来没有想过有可能实现的婚礼。而现在,身患绝症的我,却能够实现这个梦想,因为从周教授那里,我学会了重要的一课:活着就还没有死亡。不管我得的什么病,我现在依然活着,活着的我,就要努力活着,尽自己最大的努力,让我爱的人幸福,也让自己得到幸福。也许有人会说我不自量力。一个身患绝症的人有什么资格谈论给人幸福,有什么资格得到幸福?但是,不是健康就是幸福,不是长久就是幸福。而是……”陈越停了下来,他转头看向戴戴,“听从自己内心真正的声音,与自己想要携手度过人生的人一起,度过人生,才是幸福。这人生或许很长,或许很短,但不管是长是短,那都是我们真正想要度过的人生。对戴戴,我无法许下白头到老的誓言,但是我会尽最大的努力,让我们携手一起的这段时间成为我们人生中最幸福最珍贵最闪亮的时刻。戴戴,如果有一天,我只有眼睛能动,也请你一定记住,眨一下是是,眨两下是不是,眨三下,是……我爱你。直到我生命的尽头,我都会对你说……我爱你!”

    来宾全都动容不已,热烈鼓掌。

    周教授拿过话筒递给戴戴:“这个新郎当众表白了,新娘也得表表决心才行。”

    戴戴接过话筒:“我……今天,我想感谢每一个人,我的妈妈,我的朋友……”

    戴戴的视线扫过戴敏琴,扫过晓洋,还有角落里的文林。

    戴戴看着人群中的父亲:“还有我的父亲。”

    戴戴的父亲眼中含泪。

    戴戴转向陈越:“而,最最想要感谢的人是……我自己。”

    来宾们全都失笑。今天的新郎和新娘真是特别。

    戴戴接着说:“过去十年,我一直挣扎,我的心告诉我只有不知道在哪里的陈越才能给我幸福,而现实却告诉我那只是梦想,如果我不抓住我能抓住的幸福,我就会永远失去得到幸福的机会。”戴戴看着远处的文林“而我最终还是选择了听从我的心,等待还有寻找。也许很多人觉得这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但是我想人生幸福的选择靠的不是智慧和头脑,而是感情和心底真正的声音。我,感谢我自己有勇气一直听从心底的声音,选择我真正想要的人生。现在,我终于握住了我想要一辈子握住的这双手,虽然不知道可以握多久,可是那有什么关系?就像他说的,握住我们彼此的手,这段时间就会成为我们人生中最幸福最珍贵最闪亮的时刻。这就是我心里一直渴望的幸福。我真心希望在座的每一位都有勇气,听从来自心底的声音,找到自己心里真正想要的幸福。”

    戴戴的手紧紧地握住陈越的,目光却扫过妈妈,晓洋还有文林身上。

    周教授抹抹眼角:“请牧师出场。”

    牧师也红着眼睛,走出来:“陈越,你愿意娶戴戴为妻吗?”

    “我愿意。”陈越颤动的声音。

    “戴戴,你愿意嫁给陈越为妻吗?”

    “我愿意。”戴戴喜悦的声音。

    “我省略了誓词,因为你们今天站在这里已经见证了所有关于爱与婚姻的誓言。我现在……”牧师发出自己能发出的最大的声音:“宣布你们结为夫妇!”

    陈越和戴戴紧握双手,亲吻着彼此,结为夫妇。

    教堂里响起欢庆的结婚进行曲。

    所有来宾全体起立,热烈鼓掌,见证这喜庆难忘的一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