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耀眼的是她还是他?!

作者:奶茶 | 发布时间:2016-10-14 16:06 |字数:4288

    自你走后,我开始不停地写日记,塞满床头,塞满抽屉,我不知道停不住的究竟是笔还是记忆、、、、、、

    八年后,上海——

    一间位于环境舒适、优雅郊区的小公寓,大小约有十八坪,格局是一房一厅一厨一卫。

    屋子里的整体装潢以白色和淡蓝色为主,房内摆着一张铺着白色带花床单的单人床、一组高雅的衣柜,和一张充满现代感的单人沙发椅。

    客厅里有张款式与房内那单人沙发椅一样的二人座沙发椅,和一张圆形玻璃桌,其它就是电视、音响等基本配备。

    至于小巧的厨房,则摆了一个半人高的小冰箱。冰箱里新鲜材料一应俱全。

    这样一间充满独居风格的雅致公寓,是李凝云以工作三年存下来的积蓄买下来的。

    大学四年后,李凝云因成绩优异被推荐到法国巴黎攻读服装设计,短短一年时间,她便取得了硕士学位。学成归来后,李凝云跟随某

    知名设计师在上海工作。两年的时间,她天生的设计才华就让青涩年轻的她散发出不容忽视的光芒。因为实力与天分,并且在同事的鼓舞下

    ,她参加了巴黎新人奖比赛,而她的表现也如同预期中的一鸣惊人。她那充满强烈个人风格的作品获得所有与会裁判的青睐,以一面倒的气

    势拿下“巴黎最耀眼的服装设计新人奖”大奖、、、、、、

    也因此,她在上海稳定了下来。将助学贷款还清后,她便在上海郊区买下了这套套房,作为从今以后为自己遮风挡雨的温暖小窝。

    此时,懒懒的阳光已从半遮的窗帘里透了过来,但床上的睡美人却没有转醒的迹象。

    直到床头的手机铃声响起,破坏了这宁静美好的早晨。

    “喂?”还在熟睡的人儿反射性地接起手机,无意识的发出单音。

    “凝云啊,你还在睡吗?”手机那头着急的女声传出,但却舍不得说出重话。

    电话那头是李凝云的私人助理——乐姐。乐姐知道自己的这个顶头上司有多热爱工作,会迟到肯定有自己的理由,再加上李凝云的年

    纪比她小,她一直把这个没架子的上司当自己的妹妹疼。但今天是李凝云服装发表会的日子,对李凝云来说着实重要,她才不得不打电话提

    醒她,就怕已经好几天没睡的李凝云会睡过头。

    “乐姐?!”啊,几点了?李凝云快速从床上翻滚起来,瞄了一眼时钟,九点了。天啊,她明明调了八点的闹钟啊,怎么闹钟没响?

    没心思理会是不是闹钟坏了,李凝云快速从床上下来,边讲电话边走进浴室。

    “乐姐,你和菲菲先到庄雅,我半个小时后到。”发表会十点才开始,应该赶得及。

    挂了电话,李凝云迅速洗漱,化上淡妆,将一头长度及腰的长发自然披泻在美背,换上今天发表会上要穿的红色礼服马甲短洋装,火

    热的红色缎布紧束着她浑圆有致的胸线,那紧贴的线条甚至延伸至不盈一握的纤细腰肢以下,直到腿部才蹦出一朵蕾丝裙伞。

    裙下是一双迷人的雪白长腿,细白的脚上套着一双细跟的白色凉鞋,那鞋有许多交错的细线,错落有致地缠在她的小腿上。

    怕自己的这一身行头走出门时太过显眼,李凝云特意在外面套上了短袖的开衫,长衣打算到了发表会的地方——庄雅,再把外面的长

    衣脱去。

    下了计程车,李凝云快速走进电梯,生怕赶不及在发表会前到达。

    “乐姐。”刚到后台,李凝云便看见乐姐在门口着急地等着。“不好意思,我迟到了。”本来约好九点半就要到的,现在都差不多十点了。

    “没关系,前几天你忙着找场地,做最后的确认,也够你忙的了。”三十出头的乐姐不置可否的摆摆手,“我还担心你赶不来呢。”

    脱下外头的衣服,李凝云笑了笑,“不会啊。乐姐,宾客都到齐了吗?”

    “都到齐了。模特们也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就等你再做最后的确认了。”看着李凝云玲珑有致的身材,乐姐叹了口气,“唉,看到

    你,我都觉得我老了。”

    “哪有,乐姐看起来很年轻啊。”

    “才怪,我家那口子都叫我黄脸婆了。”乐姐皱皱眉头。

    “乐姐您想太多了啊。好了,准备开始了吧。”

    后台里,正准备上台的模特儿个个浓妆艳抹,还涂了流行的上扬浓眉银粉,身上衣服的色彩又特别绚丽,剪裁时髦的衣服穿在她们身

    上,却不令人感到怪异,反而有种慑人的独特性--一种很强烈的对比风格。

    模特们个个踩着自信的猫步走上T台,开始这场色彩缤纷,令人眼花撩乱的服装秀,展示着李凝云的呕心沥血之作--

    服装秀的最后,李凝云集所有目光于一身地出现在舞台上,有如众星拱月般被围绕着,接受一波又一波的掌声,灿笑的在舞台上耀眼发

    光。

    “凝云姐,恭喜了,服装秀很成功。”同样是念服装设计的欧阳菲菲对李凝云是崇拜的不得了。欧阳菲菲是李凝云高中同学欧阳非凡的妹

    妹,受老同学的拜托,李凝云便让欧阳菲菲跟在自己的身边学习,让她在服装设计这个领域将来能更好的发展。

    “谢谢。”将脸上的淡妆卸下,要不是必要,她讨厌往自己的脸上涂这些化妆品,像戴上了面具一样。

    李凝云看着眼前可爱的小女生,“你将来一定也会有自己的服装秀的。”

    “我哥说以我的资质要想办服装秀,再等多十年比较有可能。”

    李凝云是一年前才知道原来欧阳非凡大学毕业后也来到了上海发展,在一家上市公司担任副理一职,再加上欧阳菲菲是念服装设计的,

    所以李凝云跟欧阳家的两兄妹越混越熟。

    “十年?!欧阳他怎么这样打击你啊?”李凝云假装生气地埋怨着欧阳非凡。其实她知道欧阳两兄妹的感情有多好,平时说话才会那样

    无所顾忌,吵架抬杠是家常便饭,互相打击更是增进感情的一种方式。

    “是啊,是啊。身为他唯一的妹妹,他居然这样打击我。”欧阳菲菲满脸不忿。尽管有点生气哥哥的打击,但她还没忘了欧阳非凡的交

    代,“凝云姐,我那没良心的老哥说,他下班后便来接你一起去吃饭,庆祝你服装秀成功。”

    李凝云满脸诧异,“他怎么知道我服装秀成功了?你打电话告诉他了?”

    “不是啊,这是他早上去上班前跟我说的。”

    “那他怎么、、、、、、”

    “当然是对你有信心啦,他相信你一定会成功的。”末了,还加一句,“我也对凝云姐很有信心。”小脸骄傲地扬起来。

    “是哦,你们两个这么看的起我。”

    “那当然。”

    “好,那等我把这身衣服换下来,你也一起去。”

    “我才不要咧。”欧阳菲菲快速拒绝。开玩笑,要是她跟着去的话,老哥的眼光都能杀死她了,她哪还吃得下饭啊?

    再说,她那么喜欢凝云姐,当然要多帮老哥制造机会,让他把凝云姐追到手了。

    她才没兴趣当电灯泡。

    “我已经跟其他朋友有约了,中午你跟我老哥去吃就行了。”善意的谎言是会被原谅的。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了,凝云姐,你快去换衣服啊,差不多十二点了,我老哥快到了。”欧阳菲菲推着李凝云进更衣室。

    “哦,好。”虽然觉得欧阳菲菲的行为态度有点奇怪,但李凝云也没深究。

    耶!成功。老哥,看你这回要怎样感谢我?

    欧阳菲菲一脸奸计得逞的摸样笑着,要是有人看见,准会起一身鸡皮疙瘩!

    “怎么准备得那么隆重?”李凝云傻眼的看着欧阳非凡载着她在一家高级餐厅停下。

    “你服装秀发表成功,当然不能马虎了事。”欧阳非凡体贴地帮李凝云打开车门,将车钥匙丢给泊车的小弟。

    “可我穿得、、、、、、”李凝云无奈的看着自己一身休闲的打扮,有点无语。

    “不会啊,我觉得你穿得很好看啊。”欧阳非凡看着上身穿着无袖雪纺纱,下身穿着牛仔裙的李凝云,觉得她还是一如既往的漂亮,漂

    亮的让他心动。

    “可是应该穿得正式点吧?”

    看看,出入这家餐厅的哪个不是洋装西装的?连欧阳非凡都穿着三件式的西装,系上了蓝色领带,就只有她穿着牛仔短裙。

    “要不你先载我回去换件衣服?”

    “不用那么麻烦,吃顿饭而已。”欧阳非凡不以为然的笑了笑。

    “好吧,这样进去,让你丢脸的话你可别怪我啊。”

    既然请客的人都不在意,那她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不会。”带着她来到事先订好的位子坐下,“你永远都不会让我觉得丢脸。”

    其实,早在读书时,欧阳非凡就对漂亮亮眼的李凝云深有好感。只是,当时忙着高考,而且,邝凌跟凝云走得很近,时不时有他们两

    人是男女朋友的传闻传出来,所有的一切只好作罢。

    只是,自从一年前在上海跟她偶遇后,他发觉自己对她的那份心动还是存在,而且,这时她身边并没有别人的存在。他没有理由不对她

    展开追求!

    知道她并不是那种随便的女生,所以这一年来,他让自己以朋友的身份陪在她身边,让她习惯自己的存在。

    “我们开始点菜吧。”拿起菜单,挡住他火热的视线,李凝云有点手忙脚乱。

    欧阳非凡也不逼她。顺着她的意思,拿起菜单,向她介绍这里的菜色。

    不急,今天他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一定要向她表明自己的心意。

    李凝云暗自松了口气,骂自己想太多了。

    当侍者送上饭后甜点时,欧阳非凡拍了下手,另一个侍者则拿了一束玫瑰出现。

    欧阳非凡接过侍者手里的玫瑰,走到李凝云面前,单膝跪下,“凝云,我喜欢你,你愿意当我的女朋友吗?”

    李凝云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不知该作何反应。

    她当他是朋友,他却当众向她表白。

    她对他并没有心动的感觉,但她并不想给他难堪。

    “可以给我时间考虑吗?”

    有点受伤,欧阳非凡没想到她给的竟会是这样的回答,他以为她身边没有任何人,他赢的机会会很大。

    站起身,欧阳非凡将玫瑰递给李凝云,“好,我等你给我答案。”

    此时,美国波士顿——

    在一座高楼大厦的顶楼,一个低沉的男声响起,“邝凌,你真的决定要回中国了吗?”

    站在落地窗前俯视着窗外人来车往的邝凌并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公司已经上了轨道,接下来让你一个人应付不会有问题的。”

    “对,应付一段时间是没有问题。但问题是你、、、、、、还会回波士顿吗?”

    “闫震,如果你也想回去的话,我不介意把公司卖掉。”锐利的眼光直盯着他,像是要看透他心中所有的想法。

    没错,坐在沙发上器宇轩昂的另一个男人是闫震,陈青莎的男朋友,正确的说是陈青莎的前男友。

    邝凌来到美国的第二年,闫震也来到哈佛就读,同是东方人的他们惺惺相惜,不久便成为朋友,而邝凌也是在那不久后才知道闫震是

    陈青莎的男友,而闫震会来哈佛就读则是因为他的家庭背景和他跟他父亲的约定。毕业后,两人便合作在波士顿开了一间网络公司,公司规

    模不大,但在人员素质,产品质量方面居高不下,公司成员只有二十多名,但三分之二以上的公司成员同是哈佛毕业的。而今年公司则挤进

    了美国上市公司的前五十名,市场价值美金数百亿,公司前景正看好,邝凌却在这时决定从公司隐退。

    “你疯了?!把公司卖掉?!这是我们辛辛苦苦打拼下来的,你怎能说卖就卖?”闫震激动着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闫震,你想要向你父亲证明你有能力闯出自己的一片天,你已经做到了,不是吗?当初会同意一起创办这间公司是因为我对这些有

    热忱,但现在我越来越感觉疲惫。”邝凌抹了一把脸,有点无奈。

    昨晚跟女友的分手,让他彻底明白了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前女友的话让他想明白,原来早在八年前他的心就已经遗落在那个爱喝优乐

    美奶茶的女孩身上,他对前女友无论再体贴,都已经是个无心的人。

    “你会回去是因为凝云吗?”

    “那你呢?你就放得下青莎了吗?”

    拿出一根烟点燃抽着,“我不知道。”

    “你订机票了?”

    “今晚的飞机。”

    “祝你一路顺风,早日抱得美人归。有事我们电话联络。”转身离开办公室。